首页 > 金牌王妃
关灯
护眼
字体:
016.把她拉到青楼去卖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夜里的风是微凉的,凉凉地吹拂在人的脸上,让人连仅剩的一点睡意也不剩丁点。

    风徐徐的吹着,吹拂着月色下一同坐在屋檐下的两人,萧长亦看着身旁女子的衣着单薄,便二话不说脱下了自己的外衣,搭在了女子身上。

    感受着肩膀上传来男人独有的温热气息,欧阳清歌从恍惚的思绪中回过神,下意识地用手抓起衣衫的一角,想要拽下肩。

    “主子,夜里凉,你又穿的不多,所以还是披上吧。”

    见萧长亦一脸认真的模样,欧阳清歌没再说话,只是松开了要拽下衣服那只手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今天的萧长亦给她的感觉,好奇怪……

    回到房间时,已是卯时(凌晨五点左右)。

    耀眼的月光星星点点的洒在了窗户前,如星罗棋布一般,映着那飘落起伏着的帘布,愈加显得飘渺空灵。

    欧阳清歌迎着月光走进屋内,一眼就看见了躺在床上的耶律冀齐。

    他熟睡的模样,似乎,并没有再像往常那样的难缠和不安分。

    相反,反而还带着一丝丝的可爱……

    难得他今晚没有趁机做出过分的事,而是这样安静的睡着,仿佛如一个轻巧的精灵一般,不愿与世俗所同流合污,更不愿参与旁人的纷乱如麻。

    这个样子,很美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耶律冀齐睁开眼,见身边并没有女人的影子,他不由得暗暗着急,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前方有一个女子曼妙的身影,是……她!

    欧阳清歌正坐在桌边的椅子上,一只手臂放于桌子上,头侧卧而枕,一丝碎发温柔的垂落在她姣好的脸颊旁,遮掩住了她的眼眸。

    这个笨蛋,明明这么累,怎么不去床上睡呢,他又不会将她吃了,桌子这么硬,她又细皮嫩肉的,若是硌坏了她可怎么好?

    耶律冀齐无奈地摇了摇头,走下了床。

    他三两步来到了她的身旁,将她轻轻抱起,向床边走去。

    欧阳清歌在模糊中,感觉自己似乎被人拦腰抱了起来,掩住了她的眼眸。

    便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,却发现一个男人正抱着自己慢慢走向床边,接着,便将她放于床上,还小心地替她盖上了杯子。

    这些动作一气呵成,而且很轻很柔,似是怕会将她吵醒一般,连着呼吸也收敛了几分。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酸麻的手臂得到了释放,全身也似乎置于了一个柔软的地方,欧阳清歌不禁再次闭上了眼,沉沉的睡去。

    耶律冀齐站在床边,沉默地看着睡梦中的女子,直到眼睛都有些微微酸涩时,他才收回了目光,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◆

    醒来时,天已是大亮。

    再次望去的时候,床上已没了男人的身影,欧阳清歌缓缓坐起,感觉眼前一片明亮清晰,连着空气,也似变得毫无杂质。

    她掩起嘴打了个哈欠,便不再逗留,径直下了床。

    走下楼梯时,底下没有一个人,但是一碗粥却兀自摆在了那张桌子上,仿佛它本就该出现在那一般。

    如上次一样,欧阳清歌仍旧是想都没想,坐下便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匆匆吃完后,她就来到了萧长亦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对自家主子的突然到来,萧长亦显得有些意外,但意外之余,更多的是欣喜。

    “主子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才说一个字,欧阳清歌突然止住了话语,她转身将门关了起来,接着走到萧长亦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查的你查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查?查什么?”萧长亦一愣,但在看到自家主子那道凌厉的目光射了过来时,他立马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啊!属下还没有查好,若是主子着急,不如这样,属下先查着,主子您就在这里等着,一有消息属下便来通知您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会不会打扰到你?”欧阳清歌心里虽然同意,但还是出于礼貌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不会,怎么会呢?主子不嫌弃属下就好。”萧长亦微微低下头,眼里却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欣喜。

    “以后说话就别那么拘谨了,什么嫌弃不嫌弃的,我要是嫌弃你,就不会带你回来了。”欧阳清歌皱了皱眉头,似是不悦萧长亦这么说话。

    “是,主子,属下知道了!”说完,萧长亦便转过身,穿过了一排排竖立着的柜子,走到了最里边。

    欧阳清歌以为他去查情报了,便没再说话,只是找了个位子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却不想,不一会儿,萧长亦便从里面走了出来,端来了一碟水果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?”欧阳清歌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主子,您在这里等着,难免会有些无聊,不如吃些水果打发打发时间,等属下查好,便第一时间来告诉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去吧。”欧阳清歌随口答应了下来,拿起水果便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萧长亦点了点头,往屋里走去。在跨进屋门的那一刻时,他停顿了一下,唇边勾起抹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漫长的时间过去了,萧长亦这才从屋子里走了出来,欧阳清歌见到他,一下子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查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回主子,查到了,但不是很仔细。”萧长亦似乎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说。”欧阳清好一脸兴奋地看着他,目光里带着点点清澄透彻的希冀。

    “主子,属下这里查阅到的情报,上面说,您从前是当今丞相的庶女,相府三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而您的娘亲则是相府的一个奴婢,身份卑微,没有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你有没有查到我为什么会被送到青楼中?”

    “这正是属下要说的。”萧长亦静静地凝视着欧阳清歌,眼里有一种说不清楚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您在府中一直遭受着非人的虐待,其他几位小姐,也都与主子您不合,经常借口让您在大众场合下出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欧阳清歌听到这,已经是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萧长亦有些怪异地看了一眼她,但还是继续说道:“至于主子您这一次会被送到青楼,也是相府其他几位小姐的阴谋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是什么阴谋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    萧长亦毕恭毕敬的说完后,见欧阳清歌迟迟没有说话,不禁抬起头看了她一眼,却见她的脸上只有冰冷的神情,而衣摆下的手早已握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相府的其他几个小姐都是嫡出吗?”良久,欧阳清歌才问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回主子,也不全是。相府的大小姐是全府上下的掌上明珠,为嫡出,为人骄纵跋扈,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;而二小姐也是嫡出,但平日里为人内敛不张扬;四小姐是庶出,性子胆小怕事,但却是个长舌妇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欧阳清歌眼里的凌厉一闪而过,一双拳头不由得握得更紧。

    她曾经说过,人不犯她她不犯人,人若犯她,伤害她的,她必定要让他们以千倍偿还!

    萧长亦看着主子脸上阴冷的表情,心下不由得担心起来,他关切地看着欧阳清歌,轻声开口道:“主子,那个相府夫人也不是一个好招惹的角色,您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欧阳清歌点了点头,便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主子,您去哪?”萧长亦见欧阳清歌要走,忙走上前拦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还能干什么?当然是去休息。”欧阳清歌有些不悦地看了他一眼,想绕过他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可是主子,您真的……只是回去休息?”萧长亦试探地问道,平日里充满阳光的脸上此刻却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我还能去干什么?”欧阳清歌一边说着,一边推开他,径直往房间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主子!属下知道您心情不好,但是您千万不可以冲动,您若是想复仇,属下会帮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欧阳清歌的声音瞬间恢复了冰山一般的冷,让人听着,就会寒到骨子里。

    “我做什么还不用你管吧,你别多管闲事,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承认,她确实心情不好,特别是想起她被人下药卖到青楼,又被人莫名其妙地奸污了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那夜的耻辱,仍然历历在目,她恨,她一定要找到那些贱人,让她们付出比这还要惨痛十倍的代价!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